Skip navigation

简思朦见她一副恶狗看到了肉骨头的饥渴模样,眼底嘲笑,“这只是定金,事成之后,三百万尾款会打到你的账上。”

张未琳:“还有三百万?!”

“没错,以张小姐现在的境况,恐怕一辈子都赚不到五百万吧?”

是的,五百万她连想都不敢想,五百万够她嗑一辈子的粉了……

居然有这等好事!冒点风险又如何!

张未琳咽了口口水,被金钱冲昏了头脑,坐了下来,“你说吧。”

简思朦勾唇,她就知道,粉是致命毒药,掐住了这一点就相当于掐住了她的命脉。

她把包里所有资料和详细计划都和她说了一遍。

“事成之后,你自己订一张机票出国打.胎,记得所有医院底单都要保存,微博文案我会提前发给你。”

“最重要的是,你要记住,所有的账号和身份信息必须都以你的发出去,这件事情从头到尾都是你做的,和我一点儿关系都没有,就算有朝一日事情暴露了,你也不能把我供出去,死也不能!否则,我有办法找到你,自然就有办法让你付出代价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张未琳接过支票,只是有点儿不明白,“你和叶羡到底有什么过节,居然为了抹黑他的名声,付出这么多?事情万一败露了呢?”

清秀低头沉思妹子粉嫩露香肩

多?

没见过世面的野鸡,这和得到庭深哥相比,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。

“你是觉得我的计划不够周密吗?”简思朦眉眼间划过一丝骄傲和可笑,“退一万步说,就算不幸暴露了,叶羡想彻底澄清名声,也是很久之后了,到时候他的名声可以挽回,粉丝可以吗?粉丝都是贪图一时新鲜的,等他清白,早就跑光了。”

她要的就是他身败名裂!

“好,合作愉快。”

横店,《皇权》拍摄片场,宫廷戏规模庞大,人员纷杂,张未琳通过简思朦牵线的关系,以扮演宫女身份随着几十名群众演员混进组中,远远看到叶羡正在宫内拍戏,周围围着一众演员和设备,外围还站着七八个高大彪悍的保镖,她有些紧张地摸了把身上的东西,悄悄离开人群朝休息室走去。

到了叶羡私人休息室前,她抬头看了眼已经被破坏了的摄像头,慌忙按门密码,走了进去。

“嗞啦~”

不一会儿,门又被打开了。

张未琳屏住呼吸,心情忐忑地躲在床下,只听到外面一阵哼着小曲的女音,好像在收拾着什么东西,不一会儿就离开了。

她缓缓爬出来,待看到桌子上徐徐冒着热气的饮料时,眼底闪过得意的光芒,摸出了身上的东西。

“咔!”

“好,特别好,一条过!”

片场,导演喊了咔,朝叶羡夸奖道,“叶羡,你干脆改名叶一条吧,条条都挑不出毛病。”

“谢谢导演。”

“中场休息一下吧,下午两点继续拍摄!”

“好。”

“叶哥!”周璐兴高采烈地抱着羽绒服跑过来,在她耳边小声道,“总裁的爱心午餐已经送到了。”

又来?

叶羡黛眉微皱,这几天一直吃他送来的爱心午餐,她觉得她都快长膘了,尤其是某处……

她低头看了两眼。

由于营养太过丰盛,又正是长身体的时候,发育速度显著!

再这样下去,她感觉自己的身份早晚要暴露!

这狼人是不是打着投喂她的旗号,暗搓搓给自己以后谋福利呢?关键是她还不能不吃,被他逼迫着现场视频吃播监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