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navigation

.

太初霸是一个极为断的人,他既5已经打算要动手,就不会再继续拖延时间。

他内仙元如怒龙一样咆哮而出,整个人往一踏,轰地一声,便朝着虚空的王凡杀了过。

周围修士到这一幕,无不心惊肉跳。

虽说大家已经3识到,今晚这一切,是一个局,太初霸有可能参与了中。

可他们还是没有到,太初霸竟5会亲自动手。

要:,无论怎说,王凡也是太初霸请来的客人,而且王凡还是望云宫骄,燕木亲传弟子。

太初霸怎敢这做?

大婚在即,他难:不怕燕木和望云宫的怒火?

说,这是太神宗的3思?

太神宗为了避免楚王朝联盟针对,所以要给望云宫一个下马威,5后告诉楚王朝,他太神宗不是4惹的?

可是,这似乎也有点说不啊。

文艺范少女俏皮丸子头气质温婉花丛唯美写真图片

总之,今晚发生的一切,是透露着诡异,大家就猜不透太初霸说太神宗的心思。

太初霸的确,虽5他有仙尊层修为,可身上股气势,比一般的仙尊六层,甚至仙尊七层还要盛。

仅仅是瞬间,太初霸便犹如一柄箭,冲了高空,着王凡杀伐了过。

王凡是打算施出神剑,对付十多名骄的。

他的神剑,不仅威力极,而且还可大范围攻击。

这一剑下,十多名骄,至少也能再斩数。

是王凡却万万没有到,太初霸竟5会突兀出手,而且一出手,还如的狂暴犀。

这也幸亏王凡一关注着太初霸,否则,太初霸这突兀出手,他恐怕还真的会打个措手不。

没有丝毫犹豫,王凡手中长剑转动,对准冲来的太初霸,便已经轰击过。

“神剑。”

他的口中发出一:嘶吼,一:笔的剑芒,瞬间便已经迎风而下,劈了太初霸。

:剑芒,足足有数千丈大小,剑气淹没了大半的虚空。

不过,太初霸却是没有任何惧3。

他眼眸之中涌现出一抹不屑? 粗壮的右拳猛5握紧? 随后对准:剑芒,便是一拳轰出。

“太神拳!”

太神拳? 乃是太神宗镇宗绝学? 有极少数的高层和嫡才能够修炼。

而太神拳的阶? 更是达到了尊级上? 差一点点? 便可迈入帝级武技行列。

要:,帝级武技? 绝对是逆的东。

哪怕是8大势力,也没有种级的武技。

太初霸的太神拳轰出? 劲的拳风凝为一点,呼啸的在空中撕裂。

所过之处,空间咔咔咔碎裂? 竟5产生了断。

轰!

一声巨响,太初霸的拳风激荡在剑芒之上? :恐怖的剑芒,竟5在这一斩之下寸寸粉碎。

着这一幕,无数人惊骇,简不敢信自己的眼睛。

!

真的是太了!

太初霸的实力? 简颠覆了他们的认。

王凡的神剑打的崩碎,而太初霸的拳风却是没有消散? 而是以闪电般的速度,继续轰了王凡。

快!

实在是太快了!

王凡就来不施空间大挪移,就已经拳风激中。

他的身倒飞出,口中一连喷出了十多口血雾。

刻的王凡,胸口上轰出一个大大的窟窿,刺目的鲜血秘汨汨出,上极为的狼狈。

王凡伸手抹嘴角血液,抬头太初霸,冷声:,“太初霸,这是何3?难:邀请我来,便是为了杀我?”

“人说太初霸,乃一人杰,今日一见,不却是如卑劣。为了杀我王凡,还真是用心良苦啊。”

王凡的脸色极为的难,他就没有到,太初霸竟5也会突兀出手。

今晚,是他与玄依依设局,杀太初霸而来。

可他却就没有到,太初霸竟5也在着暗算他,而且还如的光大,心狠手辣。

“哼,是尊邀请来的没错。可,竟5敢在尊的少主府,大肆杀戮,斩杀楚朝阳等数名骄。”

“如狂妄自大,杀戮成9,尊若不杀,如何像楚王朝等势力交?”

太初霸声音冷冽,冠冕堂皇。

他说话的同时,已经再度一步跨出,杀了王凡。

显5,他不打算给王凡喘息会。

王凡眼皮一跳,不敢犹豫,疯狂的施出空间大挪移,朝着少主府的深处而。

这少主府,布置了防御大阵,他要逃出少主府,就是不可能的。

如今之际,能是拼死一击。

王凡一边奔逃,一边炼内的丹药,同时还手中的长剑飞快换成了自太古神迹中得到的古剑。

面对太初霸这种对手,他就不敢有丝毫大3。

为他哪怕是出现一分一毫的大3,有可能便会死在这里。

太初霸,真的是太了。

比之御青,简不:了多少倍。

甚至比枯无剑,悍了数个档不止。

面对这种人,若非运气4,刚刚得到柄帝级古剑,王凡恐怕就没有任何胜算,能等死。

毕竟,修为境界的差距,可不是容易弥补的。

“逃?逃的掉吗?”

太初霸到王凡竟5选择了逃,嘴角不泛了冷笑。

这里可是他的少主府,他的地盘,防御大阵一开,王凡就不可能逃出。

在王凡不可能逃出少主府的况下,他有死一条。

太初霸神冷冽,步步紧逼,在一瞬间,便已经打出了无数:拳风。

拳风虽说没有部击中王凡,可还是有着几:,击在了王凡身上。

一时间,王凡就受伤的躯,更是伤上伤。

这也就是王凡,若是换做他仙王,恐怕早已经打死。

而且,就算王凡挡下了这攻击,也要感谢在太古神迹火山上的肉磨炼,否则,哪怕是他王凡,承受不住。

王凡忍住剧痛,一边凝聚神剑8,一边着少主府深处飞奔,尽给自己争取着时间,同时也在给玄依依创造会。

为有他太初霸引到无人的地方,玄依依才4出手。

同时,王凡也暗自庆幸也少主府够大,否则,他恐怕连拖延时间的会不会有。

“区区仙王蝼蚁,还真够硬,这样了,竟5还不死。”

太初霸越追,身上杀就越是凌冽。

王凡已经承受了他数:拳风,竟5还不死,他已经3识到,王凡绝对是危险人。

今日,若他杀不死王凡,他日一旦王凡踏入仙尊,恐怕就会是他太初霸的死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