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navigation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“哪里胖了,我看倒是太瘦了,一阵风来,我都担心被吹倒。”

艾丽斯听到这话,新里甜丝丝的,老实人说老实话,怎么那么好听呢?

她道:“学长,会一直这样宠着我吗?”

“不然呢,难道我还会宠第二个人吗?”

“也是,那以后只能对我一个人好。”“多吃一点吧,我晚上可能有个紧急会议,不能来接,我已经打电话让米洛来接了。”他温柔的擦干净她嘴边的酱汁,“就在教室等着他,我等会让同学也陪着,

直到亲眼看着被汨米洛接走。”

“这样会不会太夸张了?”

“有备无患,我怕我不在的时候,那个混蛋又来找麻烦。”

“……想怎么对付费雷德?”

“自然是身败名裂,他从军中带了不少恶习回来,对身边人都十分暴戾,少将行凶作恶,这个消息应该很劲爆吧。他想毁了,那我就毁了他。”

“还是不要了吧……他是王后的侄儿,也是世子殿下的人,现在正是她们需要助力的时候。虽然我也很想报复他,但……为了大局考虑,我不能任性。”

淡淡恬静美女的日常

“爹地为了皇室的事情,已经几个晚上睡不好觉了,我实在不想加重他的负担。”

“真的这么想?”

温幼骞心疼的看着她,摸了摸她的脑袋:“这样,会不会太委屈了?”

她闻言,立刻摇头:“不委屈!上帝给我开了个很大的玩笑,但也送给我这辈子这宝贵的礼物,如果不是他,也不可能挺身而出对不对?”

“好,那就依的,我只希望他不要太过分。”

她点点头,也希望费雷德到此为止。

他本来前途似锦,千万不要毁在自己手里。

傍晚下课,有两个女孩子陪着她,因为温幼骞叮嘱过。

“温学长可真重视啊,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的盯着,是怕跑了吗?”“那当然啦,艾丽斯条件那么好,长得好看,年纪小,超级嫩,这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女朋友好不好。可能艾丽斯平日追求者太多了,那么优秀的温学长也会有危机感呢

。”

她们来我往,聊得不可开交,艾丽斯全程嘴角上扬,听她们夸赞温幼骞多好多好的时候,她的心里也是甜丝丝的,别提多开心了。

就在这时,她听到沉重的步伐声,有些陌生,一下下的敲打在心头。

她太眸看去,看到那张熟悉的脸,她的身子都紧绷僵硬起来,仿佛全身的血液逆行,手脚冰凉。

他来了。

“这位是……”

叽叽喳喳的同学安静下来,看着费雷德有些惊讶,很快便想起来了。

“费雷德少将?天!”

“艾丽斯,我来带一起去吃饭。”

“艾丽斯……这什么情况啊。”

“,别过来……”

她很想起身逃跑,但身子仿佛钉在椅子上一般,根本挪不动分毫。

她只能满眼恐惧的看着他靠近。

“我来带去吃饭。”

他又说了一遍,这次是命令的口吻,似乎不容置喙。

“走啊——”

她的身体就像是冲破了无形的禁制一般,她发疯一般的抓起桌子上的书本,狠狠地扔了过去。

费雷德不费吹灰之力的闪开,上前一把扣住她的手,直接用蛮力把她拉扯起来,就要把她带走。

其余两个同学,也终于察觉出不对劲,艾丽斯似乎很害怕他,浑身都弥漫着痛苦和抗拒。

她们拦住了费雷德的去路。

“少将大人,这,这是什么情况啊?”

“滚开,不管们的事。”

他一个眼神扫了过去,让人遍体深寒。

她们很害怕,可是想到温幼骞的嘱托,谁都没有让开。

“温学长说了,让我们守着艾丽斯,直到她弟弟把人接走。这样把人带走了,我们也不好跟温学长交差啊,毕竟吃了人不少了……”

“再提温幼骞一句试一试!”

费雷德听到温幼骞的名字,只觉得浑身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。

他盛怒的一把扣住了说话那人的脖子,慢慢收力。

“咳咳……救……救命……”

因为缺氧,她无助的求救着。

另一个人已经吓得跌坐在地,连滚带爬的离开了。

艾丽斯害怕极了。

这个疯子!

“,放开她,费雷德,是疯了吗?赶紧放下她,想杀人不成吗?”

“费雷德!”

可任凭她说什么,费雷德就是不松手。

艾丽斯匆匆拿出手机,拍下了照片。

“费雷德,好歹是个少将!再不松手,我就把这照片发到网上,身败名裂不要紧,但是的家人,还有王后,想过没有,这些都不在乎吗?”

“费雷德,给我冷静点。”

这话,终于让他动容,他的手一点点松开。

那人狼狈的摔倒在地,张大嘴巴拼命呼吸,就像是濒临死亡的鱼一般。

“走。”

他强行拖着艾丽斯离开。

“松开,不然我就公开了。”

“不会的。”

“……怎么知道我不会,别把我逼急了,不然我真的干得出来。”

他听言,突然停下了脚步。“现在皇室正是用人之际,我好歹是个将军,有实权。我要是出了纰漏,那么有心人找机会弹劾我,趁机对皇室发难,到时候牵一发而动全身。凯特林和皇室交往密切,皇

室倒霉,们家就不倒霉吗?”

“又不笨,这点脑子是有的,所以不会的。”

他瞬间把她吃的死死地。

“……”

“我就想安安静静的陪我吃个饭,越是抗拒,我的手段越是毒辣。跟我吃饭,有纳闷难吗?”

他转身逼视着艾丽斯。

她被吓得步步后退,眼底全都是对他的恐惧。

“去,还是不去。”

“吃完饭……然后呢,会对我做什么。”

“不做什么,把送回家,这个答案还算满意吗?”

“觉得我会相信吗?现在就是个疯子,我都不明白这些年在军队到底干了什么,怎么会变成这样!”

“军队没有把我变成这样,是我回来,把我变成这样的。”

“少在这儿跟我道德绑架!”

她怒然的说道。“现在也不纠结这个了,我就是这个样子,对我是势在必得。跟我吃饭,我保证他今晚不会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