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navigation

随着玄火真人一声惊呼,众人纷纷凝目望去,便见到远处,玄火这人本已经即将消失在虚空中的身影,突然放大,却是在极速后退!

与此同时,他身前的虚空,忽然如同镜面一般寸寸碎裂,密密麻麻的银白色小虫,宛如潮水一般从四面八方涌来!

“嘶……须弥虫!”

一见到这些虫子,玄归真人以及白泽荒原众人都是倒抽一口凉气,惊呼出声!

“这……这里是第三重天,怎么会有如此大量的须弥虫出现!”

玄归真人一脸惊疑之色,天照门乃是大陆顶尖势力之一,门中自然也有一些记载了关于九重天内各种异域生物,以及秘境的典籍。

玄归真人便知晓,须弥虫乃是生存在中三重天的生物,寻常极少出现在其他几重天。

白泽荒原众人也是脸色齐变,对于这九重天内的这种凶虫早有耳闻,其天神具有空间神通,无物不食,但这还是他们第一次遇见!

而相比之下,项云的反应则更为特别,一看到这漫天的银白虫潮,他先是一愣,旋即不由心中惊愕无比。

心说,这些须弥虫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了,当初自己摆脱它们,一路横渡而来,少说也有数万里之遥。

而如此庞大的须弥虫群,又是在第三重天,显然也是不多见的,极有可能就是当初自己遇到的那群须弥虫。

难道它们是一路循着自己的气息,追赶至此?

网游小甜妹娇俏迷人

项云忽然想到逆神盟地图中,关于此虫性情的描述,说是甚为小气,如果一旦杀了它们的同伴,便会一路追寻复仇。

难道说这一切都是真的,这些家伙不远万里而来,就是来找自己报仇的?

事实似乎印证了这一切,这漫天虫群此刻呈半包围的趋势,以项云为中心狂涌而来。

然而,因为众人都在围堵项云,站位关系,使得这些须弥虫的围攻之势,便成了朝众人一起包围而来。

不明所以的两拨人马,一见到须弥虫竟是大举进攻,包夹而来,都是心中大惊,只道是须弥虫要将众人部包围。

一名白泽荒原的强者当即便要朝虫群发动进攻,却被那为首的中年男子制住,喝道。

“此虫甚为诡异,不可对其出手,我们先退!”

众人似乎都对这须弥虫极为忌惮,纷纷向后退避,而先前一路遁逃的玄火真人,此刻也都是被迫向后飞退。

见到这一幕,项云不由得双目一亮,他们惧怕这些须弥虫,自己却并不惧,眼下却是出手的最好时机。

没有丝毫犹豫,项云直与接逃窜的众人,相对而行,朝着玄火真人退来的方向,极速冲杀而去!

见到项云的举动,众人都是一惊,想要出手阻拦,却已经来不及了。

而眼看着项云朝着自己冲杀而来,正飞退而来的玄火真人也是面色大变,没想到对方在这种手,竟然还要对自己下手。

“道友,且避开虫群,你我再了解各自恩怨不迟!”

玄火真人急忙开口劝说,希望项云停手。

然而,回应他的,却是项云当空一掌,一道磅礴的金色掌印带

着惊天罡风,席卷而至!

玄火真人无奈,只得双掌齐出,运转身云力轰出两掌!

掌力对撼之下,玄火真人身一震,被金色巨掌轰的身形倒飞而回,向着身后虫群没入。

玄火真人心中凛然,连忙身形横移,使了一个借力神通,躲过掌力余威,掌印顿时轰入虫群,惊起一阵尖利的虫鸣之声!

下一刻,漫天的须弥虫顿时便骚动起来,包围的大圈如同大网迅速收紧,竟是将项云和玄火真人两人,团团包围起来!

虫群包围之下,便彻底隔绝了外界的一切气息和视野,四面八方都是须弥虫尖利而充满威胁性的嘶鸣声。

玄火真人的脸色难看无比,甚至比被项云斩杀了他的分身还要难看,眼底隐隐流露出惊慌之意。

项云只道是对方被虫群包围,又知道敌不过自己,心中惊恐而已,倒也并不奇怪。

而此刻,已经有许多须弥虫,朝着两人冲来,尖啸着,向两人的身躯撕咬而来。

项云周身荡起一圈圈金色涟漪,周围虚空顿时扭曲荡漾,形成一股股回旋之力,令这些须弥虫在项云身周打着旋,一时间难以冲破防御。

这也是他在踏入尊级中期之境后,领悟出的一种能力。

而玄火真人此刻,身上穿戴的那件软甲也是释放出一团炽烈火焰,包裹住他的身躯,那些须弥虫便围绕着火焰不断啃噬。

但那软甲显然不是寻常宝物,释放出的赤色火焰,不断颤动,一股无形的力量,将围拢而来的须弥虫,不停的向外推出,玄火真人一时间也是安然无恙。

“你到底是谁?”

玄火真人声音有些干涩的开口问道。

“你不认识我?”

项云面带玩味之色,舞动了一下手中的巨斧。

玄火真人很快便平静了下来,眯起双眼看向项云,冷笑道。

“金僮门程霸若有阁下这等神通,又何须四处游荡,恐怕早已经复辟宗门,报当年灭门大仇。

况且阁下的斧法纵然威力奇大,实则却暗藏精妙剑法,想必阁下其实是一位剑道强者吧?”

项云目光闪动,看向玄火真人的目光,多了一丝郑重。

不得不说,眼前这玄火真人的确难缠,不但狡猾多段,心机深沉,这份眼力也是天下少有,若非自己的出现,他的谋划多半也已实现。

待数百年千年过后,此人未必就不能成为一位傲视苍生的巅峰强者,甚至成为天照门之主。

见项云并不回答,玄火真人又道。

“阁下不愿告知身份,老夫自然不会勉强,不过我想知道,阁下到底是哪一方阵营,便是死,也让我死个明白不是?”

项云闻言,微微一笑,不置可否道。

“玄火道友与在下交手数次,难道还不知道,我是哪一方势力之人吗?”

闻言,玄火真人目光闪动,却是摇头道。

“阁下虽然拥有神明之晶碎片,但如今天璇大陆隐藏的这三方势力,错综复杂,明争暗斗,且皆拥有神明之晶碎片,乃至完整的神明之晶,

老夫又怎么猜的出来?”

闻听玄火真人此言,项云心中不由一动。

他心中大陆上之中,除了明面上的正魔两道顶尖势力,暗地里便是“逆神盟”与“神明信徒”,两方势力的博弈。

在玄火真人口中,却出现了第三方势力,这又是何意?

难道对方是故意出言试探?

项云觉得这种可能性不大,心念电转间,忽然想到,对方所说的第三方势力,莫不是便是那座“幽冥地府”?

心中虽然如此猜想,项云表面上却是神情漠然,毫无波澜,冷冷一笑道。

“眼下的情形,不是应该阁下先自报家门吗?”

玄火真人神情一阵阴晴变幻,似是极为纠结,犹豫良久,他才一咬牙,似乎下定决心吐露真言道!

“我乃逆神盟成员!”

说这话时,玄火真人双目死死盯住项云的眼睛,只要对方眼中有一丝一毫的波动,他便能看出其中端疑。

说来,玄火真人果然是老奸巨猾,他隐约猜到项云可能是逆神盟的成员,故意说出这话。

若是项云果真是逆神盟成员,即便不回答,也会下意识的露出不相信,或是嗤之以鼻之色。

而项云也没料到这家伙,竟会说自己是逆神盟的成员,这当然是谎言,若对方是逆神盟的成员,自己又岂会接到劫杀对方的任务。

好在项云却是早有顺水推舟,将计就计之意,对方的举动与自己不谋而合,是以,他非但没有露出不信的神情,反而脸色一寒,杀机毕露道!

“哼,早就猜到你是逆神盟之人,否则,先前见到我身怀神明之晶碎片,你又怎会对我立下杀手!”

项云的反应,反倒是让玄火真人微微一愣,目光闪动,似是有些拿捏不定,仍旧开口道。

“原来你早就看出我的身份了。”

却听项云又怒喝道。

“废话少说,我幽冥地府之人,又岂会畏惧他人!”

此言一出,玄火真人脸上的疑惑之色,顿时多了一分惊愕,虽然转瞬即逝,却是被项云清晰捕捉。

“你是幽冥地府之人?”

玄火真人面带狐疑之色的问道。

项云傲然点头。

“当然!”

“哼,信口开河,老夫又岂能信你?”玄火真人似乎并不相信。

项云故作不屑,冷笑道。

“你已是必死之局,我又何必骗你,索性便让你死的明白一些。”

说罢,他手中幽光一闪,却是出现了一枚通体漆黑,散发出幽冷气息的莲花状令牌。

一看到项云手中的令牌,本就已经心神不定,心存狐疑的玄火真人目光一缩,不禁是惊呼出声。

“你也是……”

一句话脱口,玄火真人便已经意识到自己失言,忙止住话头,但却为时已晚。

项云眼中精光一闪,冷笑出声。

“原来阁下也是幽冥地府之人,真是好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