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navigation

“这是哪里来的修士啊,怎么连乙字十八号洞府都敢租赁,难道是不想活了吗?”

“嘿嘿,我估计他们肯定是刚来朔海城,还不了解这里的情况,这下可有好戏看喽。”

“戴坤那个疯子,估计很快就会过来找他们的。”

那些修士看着王凡二人进入洞府的背影议论纷纷,不过可惜的是,王凡二人并没有听到。

进入洞府,王凡立即就感受到了一股极为浓郁的天地灵气,很显然,这里布置着等级不错的聚灵阵。

王凡的内心很是震撼,这里的天地灵气,简直都赶的上用下品碎石来修炼了。

不愧是中级域的城池,还真是好大的手笔啊。

乙字号洞府,天地灵气就如此浓郁,甲字号洞府的天地灵气浓郁程度,那还了得?

原本王凡还觉得这里的洞府租赁很贵,现在他一点都不这么认为了。

如果早知道洞府的灵气会如此浓郁,他绝对会毫不犹豫的租赁一座甲字号洞府。

不过现在既然已经租赁下这个乙字号洞府,他也就懒得再去换了,先住上一年再说。

“落雁师姐,你先去修炼,我再布置一些阵法禁制。”进入洞府之后,王凡看着素落雁说道。

民国风的麻花辫学生妹子清纯质朴

这里的洞府禁制虽然不错,可在王凡看来,还是略微差了一些,他可以布置出更好的。

更何况,这里将成为他们未来一年的住处,用别人布置的禁制,王凡总归有些不太放心。

素落雁虽然修为比王凡高,可对阵法却是根本就不如王凡,她点了点头,就进入其中一个石室修炼了。

王凡则是在外面,在原有的阵法基础上,布置起了新的禁制阵法 。

他足足花费了两个多时辰的时间,才将阵法禁制布置完成,做完这一切,才总算是松了口气。

他看了一眼素落雁修炼的石室,随后钻入了另外一个石室开始了修炼。

伴随着王凡的修炼,天地间的灵气疯狂的汇聚而来,向着王凡身涌去,王凡立即就感受到了一股极度舒爽的感觉。

他就犹如是贪吃的小孩般,贪婪的吸收着那些灵气,身心都是无比的愉悦。

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这么身心的修炼过了,哪怕是修炼,也不敢投入部心神。

这段时间,他除了战斗就是在大逃亡中度过,精神没有一刻敢彻底松懈。

这一刻,他真正的松懈下来,那感觉自然是极为的美妙。

无数的灵气化作雾状涌入王凡身体,滋润着他的每一个细胞、每一寸肌肤经脉血管。

王凡很快就沉浸在了这种身心的修炼之中,完忘记了外界的一切事情。

他的实力,也是在不断的上涨着,只是,距离圣境二层却依然是遥遥无期。

没有办法,他的实力在突破到圣境后,对灵气的需求更是恐怖。

他的丹田都仿佛化作了汪洋,而这些灵气就犹如是一滴滴 水,又哪里容易填满?

起初,王凡还只是吸收天地间的灵气修炼,后来他觉得速度很慢,不自觉的取出了身上的下品碎石。

只不过当那些下品碎石消耗光后,他依然还是感觉修为提升太慢,又取出了下品仙石。

修炼无岁月,眨眼间,三个月的时间便已经过去。

无论是王凡也好,还是素落雁也罢,这三个月都一直沉浸在深层次的修炼之中,没有醒来。

在这三个月中,朔海城来了许多无道宗和落圣宗的弟子。

当然,为了宗门脸面,他们都是经过乔装后偷偷过来的。

他们来这里,自然只有一个目的,那就是找出王凡二人,然后干掉。

只不过可惜的是,三个月的时间过去,他们都是一无所获,根本就没有找到王凡二人的半点踪迹。

别说是踪迹了,他们甚至连半点消息都没有。

他们只是追踪到王凡二人刚进入朔海城时,居住过的那家息楼,随后便彻底的断了线索。

二人从那里消失之后,就犹如是从人间蒸发了一般,再也无影无踪,杳无音信。

甚至有些人都怀疑,王凡二人是不是已经被暗中干掉了。

三个月无果,这些无道宗和落圣宗的天才弟子自然是再也没有心思留在这里,都选择了离开,只有极少部分留了下来。

毕竟,若是王凡二人没死,三个月的时间,足以让他们逃到其他很多城池了。

秋烯水就是落圣宗极少部分留下来的修士之一,他就犹如是疯狗一般,每天都会在朔海城到处闲逛,到处找人。

他要找的不仅是那杀掉落圣宗天才萧然姜毅的两个家伙,还有当初在酒楼羞辱过他的两个家伙。

只不过很可惜,哪怕他疯狗似的在朔海城寻找了三个月,还叫人盯住了城门口,都依然没有对方的半点消息。

除了秋烯水之外,还有一个人的心情也很是糟糕。

这是一名黑脸驼背的青年修士,他那黝黑的脸上满是麻子,很是渗人。

不过他的实力却很是强,周身气息也很是恐怖,已经达到了圣境五层,就算是那些大宗门的天骄,也是不愿轻易招惹。

此人名为戴坤,是朔海城出了名的狠人散修。

他杀人如麻,手段残忍,相当的残暴。

而且他杀人根本就不需要理由,只要看你不爽,都有可能会将你干掉,可以说是一个实打实的疯子。

乙字十八号洞府,就是他曾经住过的洞府。

他一口气在乙字十八号洞府住了十年,直到一年前,才退租离开。

自从他离开之后,每一个住进这里的修士,都会成为他的猎物。

他都会以自己在这里留下传承,对方得到了他的传承为由,进行敲诈,强取资源。

而一般住在这租赁区的修士,大都是一些散修,面对戴坤这种狠人的敲诈强取,也是只能忍气吞声,根本就不敢发作。

即便是有发作的,也都被戴坤找到机会残忍的干掉。

这也正是当初王凡二人在进入洞府之后,外面那些修士流露出幸灾乐祸和惋惜的原因。

三个月前,戴坤在听到又有人入住了乙字十八号洞府后,很是惊喜,立即就赶了过来。

只不过令他愤怒的是,都三个月过去了,这住进去的家伙,竟然丝毫都没有半点要出来的意思。

这三个月中,他也试图强行进去过,毕竟他在这里住了十年的时间,洞府的禁制早都已经研究透彻。

只不过他却发现,这洞府除了原有的禁制外,还被人加了新的禁制,而且那禁制水平还很高,他根本就进不去。

这让戴坤大为恼火,他只不过是想敲诈一笔罢了,竟然就像傻子一般足足等待了三个月的时间。

而且就算是这么长时间过去,对方都没有半点要出来的意思。

若是继续这样下去,最终他又无法从两人身上榨取多少资源,他岂不是就亏大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