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navigation

“啪。”

队友全身打在了石壁上,不过他的双手也死死的抓住了那个石块。

庞小南露出了欣慰的笑容。

“好,接下来我就不陪了,朝我这边来,照着我行进的路线往上爬就是了。”

说完,庞小南脚下一个弹射,整个人朝着石壁上方窜了出去。

队友看着庞小南往上爬,就像壁虎游墙般,不禁大发感叹:

“如履平地啊。”

而庞小南让出的上升通道,刚好给队友抓握的基点。

很快,庞小南就爬到了山顶,快到红旗的时候,他四肢用力往上一窜。

那红旗近在眼前,在山顶一动不动,炎热干燥的沙漠,一丝风都没有。

随着庞小南的身影掠过,红旗迎风招展,庞小南手一伸,就碰到了红旗。

站在红旗后面的教官按下了计时器,庞小南就势踏上了山顶,笑吟吟的看着教官道:“教官,我的任务完成了吗?”

小清新气质女生唯美写真图片

“完……完成了。”

教官有些呆住了,庞小南又创造了一个记录。

庞小南是第一个到达山顶的候补队员,此时离第一批队友上飞机的时间只过去了七十多分钟。

而庞小南用时只有四十五分钟。

“第一个候补队员已经到了山顶!”

营房内的参谋长把这个好消息报告给了冯玉西。

“这么快?”

冯玉西皱了皱眉头,

“这一届的候补队员很给力啊。”

参谋长喜笑颜开,如果每一届的队员都这么给力的话,海龙突击队后继有人了。

“第一个到达的是什么人?”

对于海龙突击队选拔赛的每一个项目,冯玉西都很想知道冠军是谁,毕竟,每一个项目都是海龙突击队精心挑选,考验士兵的各项素质。

“庞小南……又是他,我记得昨天的考核他也是第一个到达。”

参谋长疑惑的看着结果,不相信一个人能同时取得这么好的成绩。

昨天的定向越野,如果说有运气好的成分在里面的话,今天的铁人三项,完全是依靠身体实力完成的。

“庞小南……”

冯玉西陷入了沉思,这到底是个什么人,身体素质、心理素质如此强悍,而且,他还是个神医。

“他的成绩出来了,只用了45分钟!”

参谋长激动的叫出了声。

冯玉西转头看向参谋长,尽量掩饰着内心的激动。

45分钟!

这是个匪夷所思的成绩。

45分钟能够跑完负重跑,就已经是顶尖的水平。

而庞小南竟然能够在45分钟内完成所有项目。

这意味着在野外,无论遇到什么障碍,都不可能阻止庞小南前进的步伐。

“到底是什么人?”

第二天的铁人三项只用了半天就完成了所有的比赛。

51个参赛队员,有47人完成了比赛,其中25人的成绩在2个小时内。

这个成绩,让冯玉西感到欣慰,因为合格率比往年要高。

赵思佳佳的成绩在及格的边缘,她的成绩是1个小时53分钟,差一点就要被淘汰了。

当赵思佳佳气喘吁吁的跑到了庞小南的身边,她高兴的说:“多亏了给我做的大铁球,要不然这个负重跑我肯定被刷下去了。”

女人的力量水平天生比男人差,要不是赵思佳佳每天在庞小南的练功房用大铁球锻炼自己的力量,负重跑这一关她绝对是难过的,即使过了,也达不到及格线。

全体候补队员回营房吃过中饭,又有一半的人被送走。

海龙突击队员的选拔赛,只要被淘汰,立马就会被遣送回原单位。

所以,没有一个被淘汰的候补队员知道接下来的比赛流程。

剩余的选手被集合在一个小型的比武场。

教官在阵前发令:“立正!稍息……”

“好,首先恭喜各位,顺利的晋级,们的一只脚,已经踏入了海龙突击队的行列,不过,接下来,是更残酷的选拔方式。”

“看到们后方的擂台了吗?明天,我们将在这里进行最后一场的选拔赛。”

“没错,最后一场比赛,就是格斗大赛,胜者为王。”

“们将会被分成3人小组,25个晋级选手,分成8个组,余下的一个人,随机加入8个组当中的一个组。”

“8个组进行淘汰赛,两两厮杀,胜者进入下一轮,8进4,4进2,最终决出冠亚季军,比赛前三的队伍,一共9个人,自动成为海龙突击队的新的一员,剩余一个名额,在剩下的16个人当中诞生。”

“16个人,一样是分组比赛,16进8,8进4,4进2,决赛决出冠军,最后的冠军,将成为海龙突击队最后一个入选人员。”

“小组赛,采取轮流赛制,每组每次派出一个人比赛,输掉之后由剩余的选手补上,直到所有的组员都输掉,则对手晋级。”

“大家有没有玩过一个游戏,叫拳皇,就是那样的比赛模式。”

“我们明天上午将举行小组赛,下午进行个人赛,到晚上,就能决定各位的去留!”

教官扫视了全场一眼:“大家有没有问题?”

“教官,我有问题!”

一个戴眼镜的候补队员举起了手。

“说!”

“如果分组情况不理想的话,那样不是很不公平吗?”

眼镜男的提问激起了场下一阵唏嘘。

“他说的有道理啊,要是队友全是不能打的,那就吃大亏了。”

“对啊,我强烈要求,改成全部个人赛,排名前十的人入选。”

“小组赛的运气成分太大了。”

“小组赛靠运气,个人赛全凭实力,而且个人赛还在小组赛之后,说不定小组赛的时候就已经受伤或者耗尽体力了,还怎么打?”

庞小南默默的听着大家的议论,他并没有什么想法。

不管是小组赛还是个人赛,对庞小南来说,都没有任何障碍。

因为实力是最好的运气,实力够强的话,能够带领小组夺冠。

因为永远不会输。

“好,的问题很好!”

教官的出声压低了候补队员议论的声音。

“但是我要告诉,我要告诉们大家,运气,也是实力的一部分!”

“之所以设计这个小组赛的环节,因为以后我们的行动,都是团队作战!”

“在海龙突击队,没有个人英雄主义!”

“大家有没有听过木桶理论?一个团队的实力表现,不是靠那个最强的队员,而是取决于实力最差的那个队员。”

“要想不拖团队的后腿,就努力提高自己的实力!”

“我们的分组是随机的,分到了实力强的小组,是运气好,但是如果实力够强,无论到哪个小组,都是带给组员好运气的人!”

“好!这个问题不再讨论,还有没有其他问题?”

听到教官的解释,众人顿时没有了疑虑,现场变得静悄悄的。

“没有问题的话,下午的时间,大家自由活动,做好赛前的准备,明天希望大家发挥出自己最强的实力。”

“好,解散!”

看着候补队员们相继离去,站在角落里观看的参谋长对冯玉西说:“认为庞小南的武功水平怎么样?”

“不清楚,最少也应该是中等水平吧?”

冯玉西不知道庞小南的真实水平,因为他用一个老兵的眼光去看庞小南,看不出他身上有什么特种兵的格斗技能,至少他那身材,不是一个兵王的典型身材。

但是冯玉西却对明天的比赛充满了兴趣,那正是观察一个队员对战实力的好机会。

庞小南在石壁上遇到的那个大个子队友,走到了庞小南的身边。

“今天谢谢了,兄弟。”

大个子伸出了右手,“自我介绍一下,我叫白夯,来自北部军区。”

“好,我是庞小南。”

庞小南笑着和白夯握手。

“要不是,我可能完不成选拔,不知道怎么感谢才好。”

白夯是由衷的对庞小南有好感,在那么激烈的比赛中,庞小南还有心思停下来帮助一个萍水相逢的竞争对手,这份胸怀,如大海般宽广。

“不客气,说不定以后我们还是队友呢?”

庞小南对这个大个子也很有好感,虽然他身材健壮,脸上却是朴实无华,像极了憨厚的农民。

“如果运气好的话,分到我这一组,我来保护晋级!”

白夯终于暴露了自己的实力,他是北部军区的格斗之王,所以他有机会参与这次的海龙突击队的选拔。

庞小南咧嘴笑道:“那就老天保佑了。”

白夯走后,赵思佳佳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庞小南的身边。

“哎呀,要是我跟分到一组就好了。”

赵思佳佳背着手,走在庞小南的左右。

“担心什么,不是武林大会的冠军吗?难道还怕这种比赛。”

庞小南诧异的看着赵思佳佳,这不是一个冠军应有的态度。

“我那个冠军算什么,我那是女子组,而且这海龙突击队藏龙卧虎,只怕高手不少。”

赵思佳佳倒是有自知之明,光是上午的铁人三项,她的成绩虽然不是垫底,但是也比很多候补队员要差。

武功的水平,要以体力和意志为基础,基础不行,武功也不可能好到哪里去。

“那就觉得我一定打得过他们?”

庞小南自然也知道海龙突击队的这帮人不是等闲之辈,比赛途中,他用灵识随便探查了几个人,都是武道中阶以上的水平。

很多人终其一生,都到不了武道中阶,但是在海龙突击队,这武道中阶恐怕是入门的菜鸟。

当然了,也有的队员不是武功高手,不过其他方面的素质却是超出常人。

比如刚刚提问的那个眼镜男,他的身体素质只能说是刚刚触摸到海龙突击队的门槛,但是他强在精密的大脑。

“老实告诉我,现在到什么水平了?”

因为有日子没和庞小南对打,赵思佳佳并不清楚庞小南现在的实力,但是他相信庞小南已经比半年前至少有了一个阶段的跨越,最不济也是武道高阶了。

“我现在这水平啊……”庞小南卖了个关子,“到时看吧。”

庞小南和赵思佳佳的行踪,被参谋长看在了眼里。

“这两人果然有故事。”

从两人的资料来看,他们都是来自东力军校,又是一届东力军校综合格斗大赛的参赛选手,之前就应该有些交集。

不过,从两人的亲密程度看,不像是那种泛泛之交。

而且参谋长观察到,每次都是赵思佳佳主动接近庞小南。

“这不是大明星的做派啊,难道庞小南有什么过人之处,值得大明星屈尊就架?”

候补队员不能出基地,也不允许与外界联系,所以他们只能是在基地内打转,有的直接在宿舍休息,有的就这里逛逛,那里逛逛。

还好基地里什么都有,超市、图书馆、歌舞厅,倒是像一个小型的城镇。

“我们去那边的咖啡馆坐坐吧?”

赵思佳佳提议道。

“可是,有钱吗?”

所有候补队员的钱包和一切随身物品,在进入基地的时候都被上缴,现在,每个队员除了身上的衣服,真的是一无所有。

“坐坐又不花钱,难道想这样漫无目的的游荡下去?”

赵思佳佳也不理庞小南,径自朝咖啡馆走了过去。

庞小南只得紧随其后,离比赛还有那么久,确实也不好怎么打发时间,这里灵气也稀薄,不然还可以打坐吸收一些灵气。

两个人找了个靠近街道的桌子坐了下来。

在这里,没有服务员上来询问,因为基地里所有的商业场所几乎都是自助的,仅有的一些服务人员都是军属,要买东西,只能主动去询问。

比如要喝咖啡,只能去柜台找唯一的一个服务人员,“好,给我来一杯摩卡。”

然后服务人员给把咖啡放在吧台上,自己端着走到选定的位置。

庞小南和赵思佳佳没有去询问,自然也就没有人来询问他们。

“有没有想过,假如入选了海龙突击队,的生活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。”

庞小南一直到现在,还搞不清楚赵思佳佳一个大明星,为什么要来参与海龙突击队的选拔。

“只要能加入海龙突击队,我不在乎生活会有什么变化。”

赵思佳佳坦然的看着咖啡馆栏杆上面摆置的几盆鲜花,她不知道这死气沉沉的地方哪来的淡水去浇灌这些鲜艳的花朵。

“加入了海龙突击队,就不是了,也不是大明星赵思佳佳了,成为了突击队员赵思佳佳,可能连选择自己对象的权利都没有。”

庞小南想的比较深远,如果自己真的入选了,以后任何行动都会被海龙突击队监管,再也不能随心所欲了。

“想多了吧,虽然海龙突击队的规矩可能会很麻烦,不过,国家应该不存在干预我们的私人世界吧?”

赵思佳佳突然觉得这个基地有些诡异,除了淡水从哪里来,还有每天的饭菜如何解决也困扰住了她的内心。

“诶,说,这基地的淡水是哪里来的,不会是每天从外面运过来的吧?”

赵思佳佳终于转移了话题,关心起生活方面的问题。

“肯定不可能是运过来的,见过有运水的车子吗?我估计啊,是在哪里有打一口地下井,这里虽然是沙漠,也不排除有地下河的。”

庞小南认为这么大一个基地,靠运水生活的话,有些不太现实。

这时,店里走出一个妇女。

“们怎么不点东西喝啊?”

妇女笑吟吟的走到了两人的身边,她是这个咖啡馆的主人,严格来说,她是负责看管这个咖啡馆的,基地里所有的设施,都是属于基地,工作人员只是负责管理。

“我们没有钱。”庞小南率先耸了耸肩,“被收上去了。”

妇女两眼放光,“们是海龙突击队的候补队员吧?”

随即她马上意识到了自己说错了话,“对不起,我不该说出们的身份,这是保密的。”

看来,妇女是海龙突击队内部人员的军属,所以才知道这几天有海龙突击队的选拔。

“天知地知,知我知,”庞小南笑了笑,“千万别告诉其他人哦。”

“一定。”妇女顿了顿,“我请们喝杯咖啡吧。”

“不好吧?”庞小南客气道。

“没事的,说不定我们以后还是一家人呢。”

妇女转身进店里端来了两杯咖啡。

“这下午的时间,客人都很少,我陪们聊聊天吧。”

妇女不客气的坐到了庞小南和赵思佳佳中间的座位上。

“谢谢。”庞小南端起咖啡呡了一口。

赵思佳佳没有急着和咖啡,反倒是关心起刚刚她想起的问题来。

“大姐,们这里的淡水是哪里来的啊?”

这两天赵思佳佳观察了一下,这里到处都是沙漠,怎么可能有水源呢。

“呵呵,们有所不知,这个基地啊,实际上是处在沙漠和湿地的分界线上,所以基地的下面,是含有水分的土地的,基地的生活用水,一部分来自地下水,一部分是储存的雨水。”

“这里也下雨吗?”

赵思佳佳疑惑的看着妇女。

“怎么不下雨呢?只不过是下的比较少。”

妇女指了指栅栏上的鲜花,“放心,我们这里并不缺水,不然怎么会还有那个闲心,养几盆花呢。”

“大姐,海龙突击队是不是总部就在这里?”

庞小南更关心的是海龙突击队的问题。

“不知道,”妇女摇了摇头,“没有人知道海龙突击队的总部在哪里,这里不过是海龙突击队在基地里设的一个点,相当于办事处。”

“那这个办事处的作用是什么呢?”

“据我所知,海龙突击队在每个军事基地都有办事处,每个办事处的作用各不相同,这个基地的办事处,除了安排日常的事物,还有选拔队员和训练职能。”

“知道海龙突击队的最大领导是谁吗?”

庞小南突然对大BOSS来了兴趣。

“我怎么可能知道,”妇女摇了摇头,“据说啊,海龙突击队的幕后主脑,只有每个海龙突击队小组组长才够资格联系。”

“这么神秘?”

庞小南皱起了眉头。

“当然了,不知道吗?”妇女瞪大了眼睛,“海龙突击队是好多国家恨之入骨的组织。”

难怪海龙突击队这么神秘,原来是为了保护成员的安全。

“行了,们先坐坐,我不能再跟们聊了,我怕我又说漏嘴。”

妇女站了起来,往店内走去。

“庞小南,看来我们的脑袋以后也很值钱咯。”

赵思佳佳刚刚听妇女的描述,突然觉得自己的身价陡然高涨。

“本来就很值钱。”

庞小南白了赵思佳佳一眼,端起咖啡连喝了几口。

次日清晨,庞小南早早的起床,坐在床上运功吸气。

庞小南这个宿舍,已经淘汰的只剩自己一个人。

而庞小南现在吸食灵气的功夫,已经可以精炼到吸收人身上的灵气。

人是万物之灵,所以人身上的灵气是最足的,现在住在这栋宿舍的海龙突击队候补队员,他们身上的灵气十分充足,因为他们都是强者,自然具备灵力充沛的特征。

只不过,人的身上除了灵气,还有病气等不好的气息,稍有不慎,就会吸收到一些不好的东西,因此,庞小南到了现如今的武功水平,才能完美的控制只吸入灵气,而把不好的气息排除在外。

虽然庞小南对今天的比赛没有任何的担忧,不过多补充一点体力还是大有裨益,至少能保证自己出手的时候不那么疲惫,毕竟这选手里面藏龙卧虎,如果打车轮战,也不容易对付。

比赛在早饭过后的八点准时开始。

教官将所有人的名字输入了电脑,在众目睽睽下按下了分组键,25个人的名字在大屏幕上滚动,很快就分成了八组,余下了一个人的名字。

所有人都盯着大屏幕的分组情况,赵思佳佳更是心情忐忑。

屏幕的信息定下来之后,赵思佳佳惊喜的发现,自己的名字和庞小南挨在一起,他们分到了一个组。

25人名单剩下的那个人,竟然是白夯。

教官宣布道:“请白夯到前面来,抽签决定的分组。”

其余八个组的组员们小声的议论,“白夯来我们组!白夯来我们组……”

每个组都想多一个组员,那样就大大的提升了晋级的概率。而且白夯的实力有目共睹,大家从他的身材就可见一斑。

而且,有人知道白夯在第二轮比试里拿到了第二的好成绩。

前两轮的选拔,候补队员中谁都不知道其余人的成绩,除了监察考生的工作人员。

不过总有人能看到早自己一点或者晚自己一点到达的队员。

白夯走到前面把手伸到了一个黑箱子里,摸出来一张小纸条。

教官接过纸条,打开一看,宣布了结果:

“白夯加入第7组。”

“啊,运气真好啊!”

赵思佳佳像个小姑娘一般的跳了起来,她就是7组。

今天,她不但如愿以偿和庞小南成了一组,还平白无敌多了个组员,叫人怎么不高兴。

“请各个小组按我们排定的区域坐好,接下来我们会随机分配对战组别。”

庞小南走到了七组的候场区域,这时眼镜男也走了过来。

“大家好,我叫侯正男,我也是第七组的。”

七组队员确认完成,庞小南、白夯、赵思佳佳、侯正男。

白夯高兴的抱着庞小南的肩膀,“兄弟,看,我们真是心想事成,今天,由我来挑起晋级的大梁!”

“啊……好。”

庞小南正好想保留体力,或者说,他能够不出手,为什么要费那事呢?

“是……赵思佳佳?”

戴着眼镜的侯正男终于认出了享誉世界的国际女明星。

“兄弟,的视力果然不行,现在才认出她来啊,我第一眼看到她就认出来了,我可是她的超级粉丝。”

庞小南在一旁对侯正男冷嘲热讽,却被赵思佳佳一巴掌打开。

“天啊,我竟然跟大明星在一组。”

侯正男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又取下眼镜擦拭了一番。重新戴上眼镜后,才确认了自己这个重大的发现。

“大明星,为什么来参加这个选拔赛?”

和庞小南一样,侯正男不敢相信一个明星会放弃功成名就的生活,来参选一个危机四伏的队伍。

“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,我们还是想想怎么过关吧。”

庞小南打断了侯正男,这个问题不能再纠缠了。

“没错,我们现在应该聚焦到比赛上来。”

白夯盯着显示屏,等待分组对战的情况出来。

第一轮比赛:

2组VS 5组,

7组VS 1组,

4组VS 6组,

8组VS 3组。

庞小南和白夯都往1组的区域看了过去。

“这组好像不怎么强。”

侯正男随后透过玻璃镜片对1组端详了半天,得出了结论。

“不要轻敌,能进入到这个阶段,没有弱者。”

白夯得出了结论,看来他并不是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家伙。

因为7组是第二组出场,所以必须尽快安排好出场顺序。

“女士优先吧?”

庞小南眯着眼睛看向赵思佳佳。

“不行,大明星不能先出场,谁不知道大明星都是压轴的。”

侯正男坚决发对,他不忍心看到赵思佳佳受伤。

“那先上咯。”

庞小南见风使舵。

既然要追星,那就应该付出一点。

“我……我的功夫不行……”

侯正男的声音越来越小。

“功夫不行也得上啊,难不成还想一直躲在我们后面?”

庞小南就是喜欢把炮灰先往前面推。而且侯正男的想法是不现实的,他怎么能确保组里的其他人就一直能够挡住对手的攻势?

“还是我打头阵吧,”白夯拍了拍庞小南的右肩,“我说过,要保护的。”

“对对对,高手打头阵。”

侯正男一听有人主动请缨,不禁随声附和。

“闭嘴。”

庞小南佯装生气的看向侯正男。

“不能打头阵,”庞小南又看向白夯,

“是主力选手,的功能必须等到后面的比赛再来发挥。”

“对,庞小南说的没错。”

赵思佳佳是打过大赛的选手,知道怎么排兵布阵。

“如果前两轮就把体力耗尽了,或者是受了伤,后面就不能发挥出最大的能力了。”

“而比赛越到后面,越难打,越需要武功强的人压阵。”

庞小南指了指侯正男,

“所以,只能是先上了。”

“好吧……”

侯正男听了庞小南和赵思佳佳的分析,只能是硬着头皮打头阵了,他目测庞小南的实力,在自己之上,所以整个组来说,他是炮灰无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