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navigation

苏醒来到王都的这些天,一直深居简出,名声不响。

而从外表来看,他年纪轻轻,丰神俊逸,与那些中年强者完不同,倒是和周围的年轻人气质相近,大家自然就认为他是参加学员招募的。

没有谁能联想到,他参加的是龙师招募。

否则,别说是雷开宇,就算是二品学员雷烈风,给他十个胆子,他也不敢招惹苏醒。

雷烈风带着一股审视的味道,俯视着苏醒,道:“天逆,既然想参加学员招募,那不如让我这个做师兄的,指教几招如何?”

“嘿嘿!就他怕不敢……”雷开宇揶揄道。

那些参加龙师招募的中年强者,瞥了一眼这边的情况,暗自摇摇头,都非常不看好苏醒。

别说他现在很难通过考核,成为龙将府学员。

哪怕真的通过了考核,得罪了老学员,恐怕今后在龙将府的日子也不好过。

而那些参加学员考核的年轻人们,则更直接,纷纷远离苏醒。

忽然,苏醒抬起头,冷冷扫了雷氏兄弟一眼。

“滚!”

清新面孔各种色彩

一声冷喝响起,简单直接,霸道凌厉。

“说什么?”

雷开宇一脸错愕,雷烈风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四周众人,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。

大家刚才还在想着,苏醒该如何面对这样的困境,可万万没想到,他会是这种态度。

“滚!”

苏醒再度冷冷吐出一个字。

他一路上,都没有在意雷开宇,那是一种建立在绝对力量上的漠视,并不代表他惧怕雷开宇了。

此刻,他看到紫禁山后,心中戾气正盛,心情非常不好。

雷开宇还敢主动招惹他,简直就是拿脑袋去撞钉子。

尤其是,还找来了雷烈风这只苍蝇,在苏醒耳边嗡嗡叫个不停。

泥人还有三分火气,何况苏醒心情正不好呢。

“找死!”

雷烈风哪里知道苏醒的想法,他堂堂龙将府二品学员,居然被一个“新人”,当着无数人的面,让他滚蛋,他如何受得了。

“唰!”

雷烈风五指成爪,直接朝苏醒抓来。

灵力灌注之下,他的爪子锋利无比,别说是血肉之躯,哪怕是坚硬的玄铁,也会被捏的粉碎。

破空之声响起,爪芒如电,瞬间来到苏醒身前。

“那小子完了,本来他如果服软低头,还不会影响到自身的考核,但他简直吃错药了,居然让雷烈风滚蛋,这不是厕所里打灯笼,找死(找屎)嘛!”

“们快看,雨澜龙师大人已经来了,他看到了这一幕,却没有去阻止,摆明是有意偏袒雷烈风嘛!”

“一个是二品学员,一个不过是前来参加考核的新人,谁轻谁重,一目了然嘛!”

人们纷纷摇头,都觉得苏醒要倒大霉。

下一刻!

在众人目瞪口呆中。

一只大手探出,抓住了雷烈风的爪子,无视其锐利的锋芒,狠狠用力一捏中,咔嚓一声响起。

“啊……”

伴随着还有雷烈风痛苦的惨嚎声。

他的五指怪异的扭曲着,上面鲜血淋漓,骨头根根被折断。

“轰隆!”

一道黑色的拳罡,充斥着莫名的深邃感,撕裂空气,带着阵阵爆鸣之声,轰击而下。

雷氏兄弟的身影,如同断线的风筝,更好似炮弹一般,被拳罡冲击的倒飞出去,口中鲜血狂喷,最后砸落在广场上,双双昏迷过去。

静!

震撼!

空气似乎凝固了,人们的脸上写满了震惊。

短短的刹那间,雷烈风五指被折断,并且兄弟两人,统统被轰飞出去,齐齐狂喷鲜血。

别说雷开宇,连达到混元三重的雷烈风,都无丝毫反抗之力。

这一刻,人们望着苏醒的身影,忽然觉得前所未有的高大起来。

谁曾想到,他的实力居然恐怖如斯。

便是那些参加龙师招募的中年强者,此刻也是瞳孔微微一缩,心头泛起阵阵涟漪。

“放肆!”

“谁让动手伤人的?”

中央高台上,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名紫袍中年,他目光如电,望着苏醒冷冷一喝。

“雨澜龙师大人动怒了!”

“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,那个叫天逆的家伙,很可能被取消掉学员招募资格啊!”

“取消资格算什么,估计还会被擒拿下来,打入龙将府的幽牢之中。”

雨澜龙师发怒,顿时让人们纷纷噤若寒蝉。

可是,直面这怒火的苏醒,不仅不惧,反而语不惊人死不休的道:“是瞎子吗?谁先动的手,看不清楚吗?”

紫袍中年,也就是人们口中的雨澜龙师,没想到苏醒居然如此大胆。

他堂堂龙师,身份地位超然,何曾被人当面如此奚落过?

怒火灼烧着他的每一根神经,胸膛剧烈起伏着,眸子里更是杀机闪烁……这幅模样,简直是吓人。

良久,雨澜深吸一口气,忽然怒极反笑起来,“小子,能一击打败雷烈风,想必实力达到混元四重了吧!可知道我龙将府招募学员的规则?新晋学员,修为不得踏足混元身,否则一律算作违规。”

“如今,违反了我龙将府的规则,我怀疑图谋不轨,想作弊加入龙将府,所以我不但要取消掉学员考核的资格,还要把就地正法!”

就地正法!

这是要当场格杀苏醒。

“是吗?”

“我有说过我是来参加学员考核的吗?”

苏醒冷冷一笑,丝毫不为所动。

“不参加学员考核,却处在队列当中,这是视我龙将府威严如无物吗?那我更要杀了。”雨澜龙师疑惑中,眼神微微一眯,寒芒乍现而出。

“很蠢!”

苏醒摇摇头,淡漠道:“我既然站在这里,却不参加学员考核,答案还不清楚吗?”

“我……是来参加龙师考核的!”

此话一出,无疑一石激起千层浪。

瞬间,广场上就响起了无数的哗然之声。

连那些中年强者,也是齐齐眸光一凝。

这不怪雨澜龙师愚蠢,而是年纪轻轻的苏醒,人们实在无法将他与龙师考核联系到一起。

“唰!”

雨澜龙师微微一怔中,苏醒将名帖拿出,隔空抛向他。

名帖到手,他打开一看,顿时脸色变得阴晴不定起来。

“不知道,是否有资格,取消掉我的龙师考核?”

苏醒的声音,缓缓响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