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navigation

糟了,她见到软软光顾着高兴放两人上去了!

她赶紧打电话通知了总裁的秘书部。

电梯里,苏延抱着软软,看着秦博卿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,哼哼唧唧的嫌弃得不得了。

身材还算可以,脸长得一般,总结:没有他好看,所以团子应该是更喜欢他这张脸的。

秦博卿淡淡的看着他“你是属狗的?”

“你才属狗呢!”

“你这哼哼唧唧的让我想到狗了。”

苏延“……你是不是想打架!”

秦博卿盯着手里的教鞭“我这教鞭是用来教训学生的。”

软软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“爸爸们不要打架哦,你们都是大人了,不能随便动手的。”

苏延捏捏软软小脸“小管家婆就不要操心这些了。”

到了穆深所在的楼层,苏延率先走了出去,然后就被一个秘书给拦住了。

白肤胜雪漂亮大姐姐雪上嬉戏美丽迷人照

苏延斜眼看她“干嘛?”

“抱歉,请问你们两个有预约吗?”

那秘书看着这两位气质各不一样的帅哥,内心土拨鼠尖叫,然而,她还是得拦着人。

“吴姐姐~”软团子甜甜的叫人,刚才还严肃着脸的秘书顿时笑容灿烂起来。

“哎……软软来了啊,你爸爸在办公室里呢,不过这两个人是谁啊?”

软软眼带笑意的道“他们两个都是软软的爸爸呀,这个是我苏延爸爸,那个是我秦博卿爸爸哦。”

吴秘书顿时一个踉跄,高跟鞋没踩稳崴了脚。

“嘶……”

吴秘书姣好的脸上顿时一阵痛苦。

软软顿时关心的问道“吴姐姐你怎么了呀!”

吴艳甩了甩头发,脸上表情坚强“没事!姐姐我没事。”

就是被你给吓得不轻。

她有些难以理解。

“这……都是你爸爸?”

苏延将软团子的笑脸和自己的脸凑在一起,特别严肃的道“怎么?不像吗?”

吴秘书“……………”

她特别艰难的道“像……像。”

像个锤子哦,软软是她家总裁的!

“软软。”这时,熟悉沉稳的声音传来,软团子眼睛立刻就亮了。

“爸爸!”

穆深踩着皮鞋走了过来,看见另外两人也不是很意外。

“爸爸,爸爸你怎么了呀,是不是生病了。”

穆深的脸没有以前红润了,而且眼帘下方黑眼圈有些严重。

软软看着穆深,眸子里满是关切,张着小胳膊往他身上趴了过去。

穆深顺势接住了小家伙,苏延看得牙酸心也酸溜溜的。

“没什么大问题,就是有些没睡好。”

软团子可心疼了,抱着他的俊脸亲了亲。

“爸爸你怎么没睡好觉呀,是不是因为软软没有给你捏肩所以你才睡不好的,软软给你捏捏,你去睡觉好不好呀,我们不工作了,爸爸的身体要紧,累坏了软软可心疼了。”

小家伙奶声奶气的关怀着,苏延感觉自己这心啊,都在猫冒酸水了,秦博卿脸上的表情都有些僵住了,突然觉得,这一幕有些刺眼是怎么回事!

而穆深身边的秘书和助理则满脸姨母笑。

天哪!这究竟是什么绝世小可爱,怎么能说出这么令人感动的话呢。

呜呜呜……总裁也太幸福了!

穆深嘴角的嘴角压都压不下去了,此刻满心满眼的都是怀里的小家伙。

也不管另外两位爸爸嫉妒成了什么‘难看丑陋’的脸色,抱着软软就往他办公室走去。

“爸爸不用你捏肩,只要你待会儿陪着我睡一会儿就行了。”

苏延“!!!”

穆深你这心机狗!

他很想要抓狂大叫,但是阻止的话会不会在团子心里留下不好的映象?

于是他喊出了惊天地泣鬼神的声音。

“我也要团子陪着睡觉!”

顿时,好几双古怪的眼神朝他看了过来,穆深脸都黑了。

秦博卿微微眯着眼睛看戏。

软软下意识的就要点头,被穆深抬着下巴点不了了,于是大眼睛无辜的看着他。

穆深黑着脸对苏延道“只有一张床,而且,你失眠了吗?”

苏延“…………”

他也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喊了什么了,心里有些尴尬,但是脸上还是强装镇定。

“嗤……有什么了不起的,晚上团子还不是要跟我一起回家。”

穆深睨了他一眼,走进了办公司,苏延赶紧跟上,最后秦博卿进去,将门给关上了。

秦博卿进了穆深的办公室后直接开门见山的道“穆深,我来争取一下自己应有的权利。”

穆深“……哦,有什么权利?”

他并不想要承认,因为软软只去苏延那里一个星期他都有些受不了了,更别说多了一个人就多了一个星期。

“软软,你先去里间写作业,爸爸待会儿就来。”

三个男人的对峙,还是不要让软软看见了。

软团子特别乖巧的点头“好的呀。”

不过离开的时候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三位爸爸。

“爸爸你们要乖乖的,不要打架哦。”

穆深咳了下“我们怎么会打架呢。”

苏延拉着自己的头发笑眯眯的道“就是,你爸爸我可是个文明人。”

秦博卿看着小孩儿点头“我只会打坏人。”

得到三个爸爸回答的软团子钻进里间之前对着三个爸爸挥挥手。

“爸爸们拜拜,软软先进去了哈。”小家伙说完就走了进去,然后门缓缓关上了。

“咔嚓……”

们刚一合拢,三位爸爸脸上的笑顿时拉了下来,相互打量着对面的两人,以前没有发现,现在是怎么看怎么觉得另外两人碍眼得很。

“话不多说,作为软软的爸爸,我想要属于自己的权利。”

秦博卿看着穆深。

穆深直视着他“这对我们不公平。”

苏延“???”

他稍微一想就明白穆深为什么说这样的话了。

“靠……可以给团子办走读手续么?”

这厮在学校上课,团子在学校上学,中午还有一段时间要留在学校睡觉,以这精明老狐狸的样,不拐着软软去他那地方睡觉才怪!

秦博卿把玩着手里的教鞭,脸上的表情认真。

“那怎么能算?小孩儿虽然在学校上学,我也有自己的工作,见面的时间几乎是没有的。”

苏延冷笑,特别拽得扬了扬下巴“我信你个鬼!你这糟老头子骗谁呢!”

秦博卿“…………”

他不想和这个人说话!

穆深坐在自己的办公椅上“我也不信。”

苏延顿时嘚瑟了起来。

秦博卿不爽的眯着眼睛“那怎么?你们是不打算让小孩儿和我住在一起了?

小孩儿上学的时间每天八个小时以内,就算做八个小时,一个星期呆在学校的时间也不过四十个小时,剩余的一百二十八小时都是和你们在一起。

而且在上学期间,我并不能时时刻刻和小孩儿见面,就算中午在我那里睡觉,最多不过一个半小时,而每天晚上和你们一起睡觉的时间不少于八小时,嗯?你们想要耍赖皮?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求一波月票,希望小可爱们多多支持呀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