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navigation

林翊臣从平城回来的路上,出了车祸。

林家的司机老杨,当场死亡,他被紧急送往医院,生死未卜。

接到聂风打来的电话,唐苏双腿软得几乎站不住,她不停地告诉自己,是他在骗她,毕竟,他有过前科,之前他还曾经骗她林翊臣已经死去,她不应该相信他。

可是,她心里也清楚,若是林翊臣没有出事,这个时候,他早就已经过来帮小深庆祝生日了。

唐苏是去阳台上接的电话,小深并没有听到,但她接完电话回到客厅后,小深的脸上,依旧染上了明显的担忧。

“妈妈,是不是小舅舅打来的电话?小舅舅到底怎么了?为什么他还没有过来?”

唐苏不想让小深担心,她强装镇定地揉了下小深的小脑袋,“小深,你小舅舅没事的,他只是临时有个会议要开,今天晚上没法回来了。”

“小深,等你小舅舅回来,他会为你补上生日的,他还说,他为你准备了一份特别有趣的生日礼物,他让我替他祝你生日快乐呀!”

“真的吗?”小深抬起脸,狐疑地看了唐苏一眼。

小深现在虽然只有四岁,但心思要比普通的孩子深许多,他显然不太相信唐苏的话。

“妈妈,小舅舅想要对我说生日快乐,为什么他不直接在电话里面跟我说,还需要妈妈转达啊?”

“这……”

清新少女自拍时分极致迷人

唐苏语塞,一时之间,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小深才好。

好一会儿之后,她才僵笑着开口,“小深,你小舅舅现在真的太忙了,刚刚是他助理给我打的电话,他现在已经开会去了,所以他没法亲口对你说生日快乐了。”

“小深,生日快乐呀!我们现在开始吃蛋糕好不好?”

小深依旧有些不太相信唐苏的话,但对上她眸中的小心翼翼,他还是笑意阳光灿烂地开口,“好啊,妈妈,小烟阿姨,我们吃蛋糕!”

“小深很快乐,有妈妈和小烟阿姨陪我过生日,小深就已经很开心很开心了!以后小深的每一个生日,都要和妈妈还有小烟阿姨一起过!”

唐苏眼眶酸涩,她没有接小深的话,只是大口大口地吃蛋糕。

她何尝不想陪小深过一辈子的生日,只是,她没有一辈子了。

听了小深的话,秦暮烟的眼眶,也克制不住泛红。

她也特别特别想,和唐苏一起为小深庆祝他以后的每一个生日,可是她心里清楚,她最好的朋友,可能,真的撑不了多久了。

秦暮烟深吸了一口气,小深过生日,这么喜庆的日子,她不想让气氛太哀伤,她努力扯出一抹大大的笑,“苏苏,你订的蛋糕真好吃!小深,你快吃蛋糕呀!”

说着,秦暮烟还往小深的鼻子上抹了一把奶油,她轻轻一抓,小深的小脸,瞬间变成了小花猫。

小深被秦暮烟抹了一脸的奶油,他也连忙抓了一把奶油,往她脸上抹去。

看到秦暮烟脸上也沾满了奶油,小深顿时笑弯了腰,他想了想,又连忙抓了一把奶油,抹到了唐苏脸上。

唐苏被抹了一把奶油,也要从小深身上讨回来。

三个人你追我赶,争着抢着往对方脸上抹奶油,偌大的客厅,欢声笑语不断。

看着脸上被抹满奶油的小深和秦暮烟,唐苏笑弯了眉眼,只是,那双潋滟无双的眸中,克制不住有些湿润。

这样的欢声笑语,真的是太珍贵了。

她真的特别特别想,一辈子陪着小深他们,欢笑打闹,可这短暂的欢喜,太过虚无缥缈,等别离那日到来,小深该怎么办呢!

唐苏用力擦去眼角的湿意,她不想让小深看穿她的心思,她努力大笑着,继续跟他们打闹。

不管明日会如何,最起码,此刻的快乐欢喜,她会永远铭记在心底。

唐苏特别特别担心林翊臣的情况,她迫切地想要冲到医院,看看他现在到底怎么样了,可她又担心小深知道后会难过,她还是哄小深睡着后,让秦暮烟在这边照看他,她才连忙打车去了医院。

一路上,她不停地在心中祈祷,但愿林翊臣,逢凶化吉……

这次去平城,聂风没有跟着林翊臣一起过去。

林翊臣被送去医院后,最先接到消息赶到医院的,就是他和林念念。

林念念和林翊臣在同一家医院,她这次伤得很重,她下床都有些困难,但是她太想要看到他的惨状了,她还是挣扎着下了床,在季纯的搀扶下,在他被推入急救室之前,看了他一眼。

林翊臣的情况,与她想象中的很不一样。

林翊臣这次车祸,是她一手设计的。

她查出,景灏会与她反目,皆是林翊臣策划,想到他一次次帮着唐苏对付她,还妄图说服林霄跟唐苏做亲子鉴定,她无法继续容忍他活在这个世上。

所以,知道老杨的儿子等着一百多万做手术救命,她用两百万收买了他,让他制造一起车祸,送林翊臣上路。

老杨和林翊臣在同一辆车上,他知道,若是故意制造一起车祸,他也得死。

可他更想让自己的儿子活下去,他还是选择了违背自己的良心,在回海城的路上,故意开车,冲下道路一旁的护栏。

只是林念念千算万算,她都没有算到,老杨当场死亡,林翊臣却只是轻微脑震荡。

他被推入急救室抢救了顶多一个小时的时间,就被送进了普通病房。

看着身上几乎没有什么明显伤痕的林翊臣,林念念恨得牙痒痒的。

可就算是这起车祸没能让他死,她也不会轻易放过他!

a计划没有成功,林念念只能启用b计划。

她接过她提前让季纯给她准备好的针剂,就一步步往林翊臣面前走去。

“林翊臣,别怪我,怪就怪,你总是帮着唐苏,跟我作对!你不是喜欢帮着她么?我倒要看看,等我给你注射完这针药,你变成了连三岁孩童都不如的傻子,你还能怎么跟我作对!”

“你放心,不会有人怀疑到我头上!轻微脑震荡,说重不重,但也不是没有变傻的可能!林翊臣,你就等着做一辈子的傻子吧!”

说着,林念念手上猛一用力,就将尖锐的针头,狠狠地刺入了林翊臣的胳膊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