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navigation

狼群啸声愈近,众人神色皆是难看之极。

“逃不了了……”马克惊慌失措,眼泪都要流下来了,“我都说了,应该先走的,现在好了,大家一起死!”

“闭嘴!”科雷怒喝一声,望着那闪狼王的尸体,目光疾动,思绪飞转。

“闪狼还有什么习性可以利用吗?”星轨稳住心绪,朝科雷问到。

“有,但是……”科雷欲言又止。

“别犹豫,没时间犹豫。”星轨沉声道。

科雷咬牙道:“内核,闪狼对内核的敏感度极高,尤其是它们的狼王,它们一定会优先取回内核,以传承给下一代狼王,获得更强的实力。”

“那又怎样?”马克焦急道。

星轨却已经会过意来,“你的意思是,想让其中一个人带着内核引开狼群的注意力?”

科雷没想到星轨居然瞬间想到了这一层,点头道:“这件事情就交给我吧,我对闪狼群的习性比较熟,更有机会逃脱。”

“科雷叔叔!”乔雅面露忧色。

星轨听罢,却是摇头道:“若真是如此的话,还是由我来。”

大学校花户外甜美唯美迷人写真

“可是……”科雷还想说什么,却见星轨望向他,道:“闪狼群合围已经不是凭经验可以处理的,面对群狼袭击,你的经验能起什么作用?”

科雷目光一敛,无言以对。

“我的武装系统还有一些魔力可以驱动,应该能支撑我逃离。”星轨扫视四周,道:“你们先躲起来,如果狼群没有来回收闪狼王的尸体,那我引开它们后你们就先带着闪狼王尸体离开,到时候我再去佣兵工会找你们,希望你可以给我留点皮革。”

科雷闻言,皱眉急思,最终还是点了点头,“这闪狼王是你杀的,理应归你所有,我只需要一点血完成任务就行。”

星轨见他这般说,点头道:“好,我相信你,佣兵工会见。”

星轨说罢,不再多言,身形疾动,将树林周围的魔导武装元件一一收回,带着内核朝林间一侧疾冲而去。

“上树。”科雷没有迟疑,当机立断的选择了一棵离闪狼王尸体较远的树,三人一起爬上去后潜伏了起来,静静观察着四周的动静。

此时,星轨在密林中穿梭了数十米后,已然遇到了第一批狼群,足有七八头之多,它们看到星轨手中握着的闪狼王内核,登时呲牙咧嘴,凶相毕露。

星轨自然不会选择和它们硬碰硬,身形一转朝一侧掠去,在林中呈弧线形奔走。

他这么做的目的,自然是为了尽量吸引狼群的注意,而此时他刚刚遇到的那一群狼忽而扬天长啸,似是在召唤同伙。

四周狼群的奔掠之声越来越盛,星轨无法想象到底有多少闪狼在朝自己围来,但他知道,再不突围恐怕就真的很难离开了。

前方,十几头闪狼从树林中窜出,纷纷朝星轨扑来,星轨脚下一跃,身形矫健,直接窜上一棵树,在树干顶端穿梭而去。

在这密林中,树木是他可以仰仗的关键点之一,那会大大限制闪狼的奔袭能力,而对于一直在山林中修炼的星轨而言,却根本没有半点威胁。

闪狼群飞窜而来,不少闪狼也跃上树干,袭向星轨,星轨见状立时祭起了刚刚挥奇效的魔导武装元件,暴风冲击推动,一方面限制袭向自己的闪狼,一方面借助反冲力加快度,高逃离。

匆匆密林中,数百头闪狼犹如潮水般汇聚,目标便是那密林中穿梭的星轨。

一场生死追逐上演,蔚为壮观。

而闪狼王横尸之处,此时已经一片寂然,没有半点声息。

但科雷很谨慎,他等了很久,确认闪狼部离开后,方才与众人爬下树来。

“叔叔,他不会有事吧?”乔雅望着星轨离去的方向,不无忧虑。

科雷望向密林深处,咬牙道:“他不是普通人,我相信他一定能逃出去的……”

他说罢,望向闪狼王尸体,感慨颇多。

若不是遇到星轨,今天躺在这里的尸体,恐怕就是他们三个了。

“老爸,这闪狼王……”马克此时却道:“浑身是宝,不如我们直接拿去卖了,若是能找到识货的买家,三年都不用愁……”

他话没说完,科雷却已经一巴掌盖了过来。

啪一声巨响,科雷这一巴没有丝毫留情,抽的马克晕头转向,一脸懵怔,脸上更是红了一大片。

“没出息的东西!”科雷怒声道:“今天你的表现简直让我感到耻辱!”

马克摸着灼红的脸,神色惊恐,不敢说话。

科雷望着他,怒气冲天,“你老子我虽然不是什么厉害人物,但一生光明磊落,从不干这种宵小之事!你给我记住了,做人一定要有骨气,别给老子丢人现眼!”

马克目光一敛,咬牙点了点头。

“把容器准备好!”科雷冷哼了一声,拿起短斧,开始解剖闪狼王的尸体。

“叔叔,闪狼一般不是都会将狼王的尸体拖回巢穴分食吗?”乔雅拿出一个布袋询问道。

“对,但今天的情况有些诡异。”科雷皱眉道:“闪狼王亲自巡猎本来就不正常,如今没有闪狼来回收尸体也很诡异……”

他望向密林深处,沉声道:“这件事一定不简单,希望他能逢凶化吉吧……”

在星轨亡命奔逃,科雷分解闪狼王的时候,在密林的另一端,鲜血流淌成河,血腥气弥漫几欲令人作呕。

鲜血之上,一道人影伫立,赫然是之前星轨遇见过的黑袍女子。

她的身周,数之不尽的魔兽尸体堆积,其中一些体型巨大,实力远非闪狼王可比。

但她的黑袍依然干净整洁,没有丝毫褶皱与血迹。

“以为控制魔兽,就能阻止我吗?”女子那两点瞳孔没有丝毫神情,声音低沉而冰冷。

她踏步而前,长袍环动,四周的鲜血仿佛受惊一般,纷纷朝四周散去,不敢沾染她分毫。

她伸手摘除一个妖兽的眼球,手上不占分毫鲜血,“驭灵之术,反而会暴露你的行踪……”

她说罢,风吹起面纱,一口将那眼球吞下,那只有一点瞳孔的眼睛忽然扩散,竟变成了与那妖兽之眸一般无二的眼瞳。

“呵……”黑袍女子沉声一笑,宛若鬼魅,目光遥向远方林中。

而在那远方,无数闪狼正追逐这一个矫健身影,朝一处山谷汇聚而去。

昨天第三更。周日,要回家拜见老爹,晚上或者下午回来补三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