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navigation

两千大军力奔行,没多久便看到了交战的双方。

看清后两千人同时愣住,脸上的杀气瞬间被古怪取而代之,就连整齐的阵型也松散下来。

交战双方的兵马加起来不到三千,男女都有。

这还不算最重要的,最重要的是双方将士在裸奔,有的还稍微注意下,在腰间围了块兽皮或者树叶之类,大多却都身无寸缕,身上脸上画满了乱七八糟的红色图案,有的还在脑袋上插了几根鸟毛之类的东西。

怎么形容呢,跟南方蛮族那些跳大神的巫师比较像。

他们手中的武器更是差点让两千将士笑掉大牙,一个个拿的不是石头就是木棍。

这哪是打仗啊,分明是街头混混打群架嘛。

黑袍军随便派出个十人小队都能在他们中间杀好几个来回。

打架就打架呗,一个个还吼的像那么回事,让人误以为战况有多激烈呢。

交战双方又没瞎,自然也看见了他们。

见有数量巨大的不明人士到来,当即停止交手看向他们,眼中带着好奇与恐惧,站在原地不敢上前。

这样大眼瞪小眼的也不是办法,卢盛说道:“要不属下上去问问。”

气质温婉美女洁白长裙长发披肩私房写真图片

曹昂翻白眼道:“打一个铜板的赌,他们绝对听不懂我们说什么,我们也听不懂他们的。”

卢盛:“……”他又想起了刚发现瀛州的场景,当年若非有一个懂倭语的陆欣在,他们还指不定怎么着呢。

可是今天……转了半天也没见哪个跟他们长的像啊。

卢盛朝马震点了点头,握着唐刀走了上去,来到土著面前躬身行礼,这才笑道:“大汉石郡太守卢盛见过各位,敢问诸位此乃何地?”

土著们面面相觑不明所以。

得,白费力气了。

卢盛叹息一声就要返回,刚转过身耳边就传来一阵呼啸风声,脸色微便急忙躲向一边,回头一看,只见离他最近的两名土著提着木棍同时向他打来。

老子好好的跟你们交流,你们却出手打人,讲不讲道理?

卢盛心底泛起一丝愠怒,抽出唐刀直接攻向两人。

刀棍相击,两人手中木棍瞬间断为两截,刀锋去势不减,顺着两人身上划过,献血当场如喷泉般涌出。

两名土著低下头来,傻了似的的看着胸前伤口,愣了半天才抬起手臂指向卢盛,一句话没说出来便仰面倒了下去。

这下算是捅了马蜂窝,双方土著一见,齐齐握着石头木棍等简陋武器向卢盛冲去。

卢盛自然不可能傻到一人挑战数千人的地步,二话不说转身就跑。

打群架这种事向来都是帮亲不帮理的,曹昂见此毫不犹豫的下令道:“给我杀。”

两千将士如狼一般冲出,只一个冲锋便将土著杀散。

这群家伙战斗力太菜,数量再翻十倍也不可能是身经百战的黑袍军的对手。

没有接到曹昂的命令,将士们只能继续进攻,唐刀配手弩,敌人逃都逃不走。

仅仅半刻钟,三千土著便损失了三分之二,剩下三分之一的土著女人被围成圈的黑袍将士包围在了中间。

数百身上涂满红色原料的土著女子挤在一起,望着他们时眼中满是仇恨和恐惧。

曹昂却管不了那么多,说道:“原始部落交战不可能离族地太远,找找看。”

众将押着数百名女子继续前进,走了没多久前方出现一个村子,依河而建。

村里的房子都比较奇怪,有圆形的,有三角的,有上方下圆的,有上圆下方的,造型五花八门。

马震一脸便秘的唏嘘道:“这哪是房子,分明是稻草垛嘛。”

别说,比喻的还挺形象。

曹昂踹了他一脚说道:“进去瞧瞧。”

胡三头前带路,护着曹昂走进村庄。

这个村庄占地数百亩,奇形怪状的房子一座接一座,与其说是村子,不如说是一个部落。

部落中的成年男子一个没见,只有老人和小孩,站在屋子旁边惊惧的望着他们不敢上前。

有些孩子想要过来,却被旁边的大人一把拉住。

曹昂无视这群老弱病残,直接走向部落中央。

那里矗立着一座方底圆顶,比周围房子大了数倍的土培房。

后世网上说印第安人有建神庙的习惯,想必这就是他们的神庙了。

果然,不等靠近,周围的老弱病残集体围了上来,就连胡三押解的土著女子也开始不安分,一个个激动的像祖坟被刨了似的。

他们越是这样曹昂就越好奇神庙里祭祀的东西,与卢盛对视一眼,一前一后走了进去。

周围土著见此,叽里呜啦的叫嚣着冲来,马震却不惯着他们,杀了几个叫的最凶的,将她们强行逼到角落。

曹昂沿着将士们围成的人墙进入神庙,抬头一看愣住了。

神庙最里边立着一座丈许高的泥塑雕像,雕像身穿铠甲手握长剑,目视前方一脸凶悍。

曹昂蹙眉道:“老卢,这雕像我怎么越看越像始皇帝的兵马俑呢?”

卢盛摇头道:“还是有些区别的,这是殷商的战甲。”

“殷商?”

曹昂心头一颤脸色猛变,说道:“你确定?”

若真如此,岂不是说当年消失的十万殷商大军真的有人来了美洲?

可是当年的殷商也远比现在的美洲发达,人过留名雁过留声,他们辛苦来到美洲,怎么就没留下点属于殷人的痕迹呢?

“少主你看。”

卢盛不知何时竟转到了雕像背后。

曹昂走过去顺着他的手指一看,眼睛猛的瞪大。

只见雕像背上竖着写了一行大字。

是甲骨文。

这座雕像绝对是殷人没错了。

“你认识吗?”

曹昂希冀的向卢盛看去。

原以为他出身涿郡卢家,其叔卢植又是名满天下的大儒,耳濡目染之下多少认识几个。

谁料卢盛也是个不学无术的货,理所当然的摇头道:“不认识,殷商距今至少一千二百年,文字几经变迁,早就改的面目非了,放眼整个大汉,也就郑玄,刘洪,庞德公等人可能认识。”

曹昂鄙视的瞥了他一眼,绕着雕像继续观察。

偌大的神庙之中除了雕像空无一物,实在找不到什么有用的,只好无奈说道:“拓下来吧,带回大汉找人翻译翻译。”

出了神庙,命马震放开那些被押的土著,随便选了间房子走了进去。

刚一进门再次愣住。

房间的墙上赫然挂着一串晒干的红辣椒,墙角处还放着一堆玉米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