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navigation

两人的两支箭,后发先至,分别将夏侯渊的其中一支利箭,和黄忠的那支利箭,硬生生从侧面撞飞了出去,而朱烨则轻易便将夏侯渊射出的第一箭给拍飞。

眼见好不容易将朱烨逼上绝境,却被突然杀出的两人化解,夏侯渊与黄忠自是勃然大怒。

“哪里来的小贼,竟敢挡我?”

夏侯渊二话不说,抬手便是一箭。

曲航不急不忙,也是一箭回射。

“系统提示:夏侯渊与曲航对射,夏侯渊对曲航恨意较低,因此‘狂弓’特技提升的射术,由5点降为3点,当前夏侯渊综合射术105点。”

曲航眼疾手快,闪身避开这一箭的同时,用破云弓向前一拍,便将夏侯渊的羽箭向上拍了出去,随后大手一探,抓过羽箭,搭上弓弦。

“系统提示;曲航触发‘还射’特技,射术提升2点,夏侯渊当前射术105点,个位数为5,曲航吸收其一半数值,舍弃小数点后,提升2点,曲航综合射术变为105点。”

“好手段,竟能凭空接住我的箭矢。”

夏侯渊暗暗称奇,手上却没有停下,再次射出一箭。

两人有来有往,一支支箭矢在混战的大军之中来回穿梭,激烈非常,而张颌也与黄忠战到了一处。

“系统提示:黄忠触发‘弓王’特技,吸收张颌射术相关特技增益效果的一半,张颌‘非射’特技提升5点射术,黄忠吸收2点,当前综合射术提升为110点。”

粉嫩少女大秀粉艳身影

“张颌射术被吸收2点后,综合射术降为105点。”

张颌与曲航,对决夏侯渊和黄忠,显然还是处于下风,只是他们二人射术亦是十分精妙,再加上他们胯下的战马更为优良,在战场上灵活的奔跑腾挪,因此对方想要射中他们,一时之间也难以得逞。

曹操眉头紧锁:“妙才与汉升,虽然射术更为精妙,却也难以擒杀敌将,如此下去,待朱烨在乱军之中杀出来,以他如今这般恐怖的武艺,让他碰上妙才、汉升任何一人,只怕二将都难逃一死。”

曹仁闻言? 当即说道:“主公? 末将请战。”

“末将也愿出战。”

“小侄也愿往。”

曹纯、曹舒纷纷出列,看着曹氏武将如此,李典、乐进、于禁,还有荆州的魏延、文聘等人,也都不甘落后。

“不可。”程昱说道:“那朱烨如今武艺超群,早已今非昔比? 我军之中? 怕只有夏侯惇、夏侯渊、黄忠、典韦、许褚这五位将军中的至少三位联手? 方能有些胜算? 如今典韦和许褚二位将军另有军令在身? 夏侯渊将军被那曲航缠住? 夏侯惇将军又身负重伤,单凭几位将军? 纵然也是武勇不凡? 可要胜那朱烨? 定然要损失惨重。”

他这话虽然说得客气,可也分明有轻视之意,哪怕这是事实,却也让曹仁等人立时神色有些不悦起来。

不过曹操却点头道:“仲德所言不差,尔等都是我军中爱将,我岂能明知是死路,还让尔等出战?”

曹洪先急了起来:“可是我军这许多大将,莫非就被一个区区的朱烨就吓退了不成?”

曹操有些愁眉苦脸起来:“这……”

他抬头看了看在大军中横冲直撞,一路向着夏侯渊的方向杀去的朱烨,心中也不免有些担忧起来。真让他追上夏侯渊的话,只怕夏侯渊就没有夏侯惇的那般运气了。

这时,郭嘉忽然说道:“主公,既然要比射术,我军之中,还有一人,若派他出战,定可胜过对方,甚至射杀朱烨,张颌与曲航三人,也并非没有可能。”

曹操神色一凛:“奉孝说的是……那个人?”

郭嘉重重点头:“不错。我军之中,唯有此人,方能胜过对方。此人虽然武艺已失,然见识尚在,射术更是超过往昔,在我军中担任武师以来,对诸将多有裨益。要他正面与朱烨交战,他自非一合之敌,可要以弓箭射杀朱烨,想来还是有几成把握。纵然不成,也足可扰乱朱烨形迹,如此即可保住夏侯渊将军安危,更可稳定我军军心。”

曹操一听,便当即喝道:“好,立刻去请他来。”

朱烨一番大展神威,让汉军将士,个个斗志昂扬,他本就在军中威望颇高,如今见他如此神勇,更甚以往,几万将士,尤其是他麾下的五百雷神骑,全都奋勇无比,一边嘶吼,一边杀敌。

再加上张颌与曲航,缠住了对方两员大将,使得双方原本相持的战局,渐渐开始朝着汉军一方倾斜,雷神骑与飞羽骑,四下纵横,不但突破了之前曹军的围堵封锁,还反过来以游击之术,打得曹军几无还手之力,转眼之间,便又有上千名曹军,横尸在这荒野之上。

“大汉武将,果然强横无比,勇不可当,外臣等今日大开眼界。”

“不错不错,大开眼界,我等佩服万分。”

众多使节,个个交口称赞。

关羽面色之中,得意与欣慰并存,他轻抚美髯:“五弟闭关半月,委实长进不少。曹军之中,已无人是他敌手矣。”

这时,张勇忽然指了指远处:“陛下快看,敌军又有一人出阵了。”

众人顺势往去,果然见到有一人身着甲胄,手提长弓,策马来到了曹操身边,他对着曹操躬身抱拳,片刻之后,便奔入了战场之中。

“嗯?你们有没有觉得,那人的身形,似乎有些眼熟?”

关羽丹凤眼微睁,紧紧盯住了那名敌将。

那人距离城楼,尚有约三百步的距离,常人根本不可能看清他的容貌究竟如何,然而刘赫等人自幼习武,又常以药膳、药浴调理,眼力之强,自是不同寻常。

几人仔细看去,果然越看越觉得熟悉。

忽然,张勇狠狠砸了城墙一拳:“是他!”

他虽然没有说出名字来,可是刘赫等几人却都同时明白了过来,一个个都用不可思议的眼神,看着那敌将。

“怎……怎么可能,他不是死了么?”

刘赫也凝重道:“当年云海郡来报,说关押流放奴隶的牢狱,忽起大火,烧死一百余名奴隶和十多名狱吏,其中便有他,如今几年过去,他怎会忽然死而复生,还出现在了曹军之中?”

几位文官没有那样的眼神,更不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,可荀彧眼珠一转,似乎也想起了一件事。

“陛下说的人……莫非是……”

刘赫深深吸了一口气,沉声说道:“不错,定然是他,吕布,吕奉先!”

“什么?这……怎么可能?”

除却关羽等几人之外,其他在场的文臣武将,全都震惊非常,只有诸多西域使节,一脸莫名。

xiazaitxt